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速递 > 理论视野

理论视野

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的三种样态

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的三种样态

程仕波

(华中师范大学)

来源:《思想教育研究》202010期)

当前,学界对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呈现样态的研究较少,主要是从思想政治教育的横向结构要素的角度进行阐释,缺少从获得感纵向生成过程的视角进行分析。笔者认为,大学生汲取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过程主要包含“学”“用”和“得”3个环节,获得感在不同阶段所产生的样态是各异的,它们分别呈现为思想认同带来的欣悦感、实践运用带来的效能感、成功收获带来的满足感。总体而言,三者递进发展并互依互存,共同呈现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的大致样态。

一、基础样态:思想认同带来的欣悦感

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通过感性认识、情感认可、理性思考等认识和体验形式而产生的感受、体验和评价,我们称之为思想认同带来的欣悦感。(微信公众号:思政学者)该种样态的获得感得以产生的获得内容主要是从教育者那里直接获取的,尚未得到大学生自身实践的进一步检验和确证,而大多仅是接受大学生自身经验的对比、逻辑的考量和情感的映现。

认同具有不同的结构层次,从而表现出不同的样态,总体上遵循“自然认同——强化认同——理解认同”的逻辑进路,“自然认同、强化认同和理解认同在思维演变过程中的递进与链接,用不同的视角诠释着认同的类别要求和层次向度”。[1]P61 强化认同在上述3种认同样态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发挥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因此,我们应特别重视通过教育的手段来强化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多样态、多维度、多层次的认同。马克思指出,“要改变一般人的本性,使它获得一定劳动部门的技能和技巧,成为发达的和专门的劳动力,就要有一定的教育或训练。”[2]P174 思想政治教育肩负着政治社会化、道德社会化、文化社会化等使命,通过对大学生进行教育和引导,提高其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认知度和认可度,使其产生政治认同、社会认同和文化认同。从某种程度上说,对大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过程,“实际上是一种利益诱导”[1]P77 的过程,引导大学生对个体利益、民族利益、国家利益等的关系形成正确认知,合理平衡对物质利益和精神利益的追求。由此,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认同过程中产生的获得感,实质上是指大学生因认识到思想政治教育能给其带来益处而产生的一种积极感受、体验和评价。

有学者在研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社会认同时提出合理性认同和道义性认同的概念,并认为,“前者着眼于核心价值观理论或观念本身,后者则着眼于其产生的实际社会效果,两者的关键差别在于是侧重其合理性还是侧重其公正性。”[3] 本文的认同既包含合理性认同,也包含道义性认同(间接地感知思想政治教育的效用),大学生主要是通过认知手段来实现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合理性认同和道义性认同。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合理性认同主要是指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理论合理性和实践合理性的认可、接纳和自觉践行的心理。理论合理性的考量标准主要包括科学性和逻辑性,即是否揭示思想、政治和道德等素质的生成规律、内部是否逻辑自洽。实践合理性是指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是否可行,它主要关涉的是现实操作性,与理论合理性所要考量的指标要素是不同的,“可行”“有用”“利益”等是其主要考虑的因素。“道义性认同和合理性认同在社会常态时期和在社会变革时期的情形有很大的差异,但道义性认同始终都更重要。”[3] 为此,教育者还应将思想政治教育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和效益进行广泛宣传推介,让大学生真切感知到它的价值、意义,这对提高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的道义认同有着重要意义。“几何公理要是触犯了人们的利益,那也一定会遭到反驳的。”[4]P148 教育内容的科学性、真理性固然是大学生所关注的重要内容,但教育内容所能给大学生带来的利益、效用同样是大学生关注的内容。让大学生感受到思想政治教育中所蕴含的效用和价值是推动他们积极主动学习的重要驱动力,这是我们应该重视的。我们应努力使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不仅能够“震撼一瞬间、激动一阵子,而且能够铭记一辈子、影响一辈子”[5]P19,使教育内容成为大学生内心深处的思想记忆,成为融入大学生血液中的文化基因。

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的思想认同过程是一个“学”“懂”“通”和“信”的过程,即由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真学、真懂和真信后产生的认可、欣喜和欢悦的过程。真学是前提,真懂是关键,真信是目的,三者缺一不可,辩证统一,其关涉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态度、认知、情感等智力因素和非智力因素。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的思想认同包括3个层面的内容:一是大学生在认知上理解、弄懂和信服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内容,能够领悟到其中的思想之美、真理之美,进而产生认可和赞成,这是理性层面的认同。二是大学生在情感上接受、接纳和认可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是带着真情实感来学习的,而不是带着偏见、抵触和抱怨来学习,并在此基础上能够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产生情感共鸣和共通感,这是情感层面的认同。三是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的价值、功能的认可,换句话说,就是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所能给他们带来益处的肯定和接受,这主要是价值层面的认同。

大学生在认同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过程中有着一定的局限性,具体表现为:一是具有较强的主观性。这里的获得感主要通过如认识、理解、回忆等逻辑思维活动而获得,是在认识活动中获取的,而不是在实践活动中获取的。此外,还受大学生的情感、意志等非智力因素的影响。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并不是否认获得感得以产生的内容的客观性和科学性,而主要是从获取方式的视角来谈它的主观性。二是具有不牢靠性。大学生自身的需要未能接受实践的检验,由此,就可能存在着虚假需要的情况,而影响到获得感的产生。同时,大学生自身的实际获益没有触碰到现实生活,就可能存在“真的获益而未被发觉”“没有的获益却被幻想出来”的窘境。“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主观上认识是一回事,而现实又是另一回事。为了更好地深化对获得感的认识,不能仅仅停留在“学”“懂”“信”的认识层面,而是要运用所学的知识解决现实问题,即不仅要主动认识主客观世界,还要积极地改造主客观世界,在实践中产生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

二、发展样态:实践运用带来的效能感

大学生在实践运用过程中产生的获得感是另一种样态,其意指大学生在将主观内容作用于客观世界、将精神力量转化为物质力量的实践过程中寻找、确信自我力量和才能所产生的效能感。质而言之,就是大学生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学以致用”后产生的获得感。“实践既是物质与精神互相转化的桥梁,又是检验物质与精神互相转化的正确程度的客观尺度。”[6] 实践是检验认识正确与否的唯一标准,实践过程是主观见诸于客观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头脑中的主观认知、感性认识和情感取向都要接受实践的检验和确证。此外,由于实践本身就是一个不断生成的发展过程,其又会给实践主体带来新的认识动力和学习激情,增添新的认知内容和思想素材。为此,实践这一环节、步骤、过程是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产生的必要条件之一。

大学生运用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是丰富大学生精神生活、形成思想能源的重要方式。如果思想政治教育除了知识传授之外,没有其他的创造性和丰富的活动,那么大学生就会觉得它是没有吸引力和枯燥无味的教育。思想政治教育中只有蕴含着丰富多彩的精神生活,才能成为一种吸引人的、使人愿意去做的事情。(微信公众号:思政学者)苏霍姆林斯基指出,学校的精神生活“既包括激发、发展和满足各种与必修的学科没有直接联系的智力兴趣,又包括我们称之为知识的运用、知识的活用的东西(把知识运用于实践,开展积极活动以便在集体中进行知识的交流)。”[7]P100 对于思想政治教育而言,应提供让大学生表现和确信自己力量的机会和条件,促使大学生在实践活动中充分地呈现禀赋和发挥才能,特别是要展示他们的思想政治素质。大学生在运用、转化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过程中取得成绩、拥有成果,这是对他们能力、才华、力量的展示和确证,从而使他们形成乐观的心态和自信的姿态,丰富自身的精神生活,并在此基础上产生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进行主动思考和追求的动机和愿望。

大学生实践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过程是大学生将所学、所懂和所信的知识、思想和信念自觉外化为实践行为,将其“用起来”“转化出来”。在实践运用的过程中,大学生一般会产生自主需要、应用需要、成就需要,因此参与性、工具性、效用性等实践性特点是该阶段获得感的重要表征。鉴于此,我们认为其主要包含以下内容。

一是主体的参与感。是指大学生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积极、主动参与教育活动产生的积极体验,即大学生充分发挥自身主观能动性、思维创造性,运用所学的知识和方法而产生的获得感。它的产生得益于大学生的主体性被尊重、被激发和主体性发挥平台被提供。思想政治教育过程是一个互动的、对话的过程,不应该是居高临下的独白式对话,而应该是互动生成性对话,这是教育规律使然,同时也是当前大学生的思想、心理的内在需要。从心理学上来说,这种方式能够满足大学生希望控制和自己有关的事务的需要,是促使大学生积极主动地参与思想政治教育活动的重要动机。

二是内容的效用感。倘若思想政治教育的效能得到充分挖掘和发挥,大学生就能够不断强化已有对思想政治教育的认同感,进而产生强烈的效用感,这是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的形态之一。在实践过程中,教育者要引导大学生认识到主观和客观的统一,即认识到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和客观世界、现实生活是统一的而不是背离的,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是客观世界的真实、科学反映。一般来说,其主要包含3个层面:首先,通过实践,大学生可以检验自身由思想认同带来的获得感得以产生的内容是否正确、科学、有效,进而反思思想认同得以产生的内容的真实有效性。其次,在实践活动中,大学生运用所学所获的知识、思维、方法顺利解决现实问题、改造客观世界,能够让大学生真切感受到所学知识的价值和意义,从而增强自我效能感和自信心。再次,运用已学的知识收获新的知识、产生新的情感体验,即体验“知识生产知识,智慧催生智慧”的再生价值,大学生从中可以更加体会到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价值,进而产生不同于基础样态的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唯有如此,大学生所获得的内容被实践所确证和检验,他们的获得感才能得到更好的巩固和强化,同时让大学生深刻体会到自身所学所获内容的效能性和适用性。

三是被需要的关照感。大学生不仅期许自身的需要得到满足,而且渴望通过给予他人以帮助、满足他人的需要而实现自身的价值,促使自身的存在感、主体感、价值感得到确证、认可和顺利实现。前者意指大学生的“需要”得到满足,后者意指大学生的“被需要”得到关照和满足。可以说,“被需要”是一种特殊的、更高层次的需要。因为主体的心态由“求取”转向“给予”,需要的满足和实现方式由“他人的给予”转向“自我的给予”。“被需要”的心态在大学生中普遍存在,思想政治教育应关照和满足大学生的“被需要”心态。诚如有学者认为,“‘需要’与‘被需要’同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范畴,两者的功能均不可忽视。”[8] 大学生在社会调研、志愿服务、宣讲活动等实践活动中,充分地将自己所学所获转化为实践的力量,启迪他人的心智,温润他人的心灵,帮助他人释疑解惑。当他们的实践行为取得实效、达到预期,并得到他者的认可、赞许时,成就感、满足感、兴奋感就会在他们心中油然而生且持久强烈,这种因给予、付出而产生的积极体验是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的一种别样具象。有些人“将他人的获得而视为自己的获得”“一旦这些目的得以实现,他也可以享受到由此而来的快乐。因为不仅是由于他人愉快的观念,而且是对他人愉快表情的实际感受,都使他感到高兴”。[9]P201 概而言之,由实践运用带来的获得感是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学有所用后产生的获得感,是由精神利益转化为物质利益过程中所产生的获得感。我们应通过对实践机制、实践教育的深入研究,以期推动大学生产生更多的由实践运用带来的获得感。

三、成熟样态:成功收获带来的满足感

思想、认识等主观层面产生的精神利益固然是获得感必不可少的内容,其管用但是还不够用,还需要有实实在在的物质力量作为坚实的铺垫和支撑,否则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是不全面、不牢靠和不持久的。意识总是和物质联系在一起,思想问题和实际问题也有着紧密的关联性。“‘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10]P286 某些思想问题是由于实际问题未被处理好而产生的,某些实际问题的产生是由于思想出了问题而造成的。马克思曾说:“人们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11]P187 思想政治教育本身就和物质利益密切联系,它的内容产生于现实的物质世界,反过来又为人们获取物质利益而服务。(微信公众号:思政学者)不管是从付出与收获之间的相关性而言,还是从获得和需要内容的匹配度而言,我们都不能忽视满足大学生的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以及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如果想要解决大学生在思想觉悟、道德观念、政治意识、文化素养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就需要坚持立德树人和以生为本,通过对他们物质利益的妥善处理和满足来助力。

正是基于以上思考,笔者认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蕴含着成功地在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有所收获,由此而带来的满足感是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的成熟样态。那思想政治教育能否给大学生带来物质利益?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众所周知,思想政治教育直接给予教育对象的是精神利益,而不是物质利益,但我们并不能以此否定它满足大学生物质利益的潜能和价值。从直接给予的角度而言,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确实不是物质性生产活动,并不能给大学生直接带来物质利益,但是它可以间接地给大学生带来物质利益。马克思指出,“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12]P9 我们可以通过实践的过程将精神力量转变为物质力量,并最终将其转化为物质利益和形态,这就是物质与精神相互转化的辩证法。精神成果可以转化为物质成果,物质成果可以转化为精神成果,观念、思想、精神的东西可以转化为实在的物质。理论或者思想转化为物质力量、利益是有前提的,前提是对理论的“学懂”“弄通”和“会用”,否则很难将精神利益转化为物质利益。

由成功收获而带来的满足感是基于精神力量转为物质力量后产生的精神利益和物质利益相统一的利益而形成的,该层次的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兼具功利性和超功利性。通常而言,感知由成功收获带来的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主要通过以下两种途径:一方面,从间接的视角而言,其主要是通过社会比较来实现,合理的社会比较有利于促进大学生维护积极的自我评价,不断自我完善和实现自我满足,即通过“他者”这面镜子来反观、反映自己的能力、形象和实际获得。“大学生通过对精神在实践基础上转化为物质的客观事实的观察,就可以把物化的精神同主观的精神加以对照、比较,形成思想理论正确与否的结论。”[6] 另一方面,从直接的视角而言,大学生可以从自身出发,通过感知、体悟、反思、记忆等形式进行自我比较和剖析。由于思想政治教育给予大学生的获得感具有滞后性、延宕性和隐匿性,这就需要大学生通过体悟和观察自身所获得的精神利益和物质利益。能否帮助自身实现成长、成才和成功是大学生聚焦和关切的重点,也是大学生能否产生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的关键要素。当前,大部分的研究者主要还是囿于精神获益层面的获得感,而忽视了对思想政治教育能够产生间接的物质利益的研究。由成功收获带来的满足感具体表现为成长的助力感、成才的塑造感和成功的受惠感。

一是成长的助力感意指大学生感知到思想政治教育帮助其健康成长产生的积极感受、体验和评价。成长意味着向成熟的阶段发展,大学生的健康成长是其成才和成功的前提,是大学生过上美好生活的物质基础。如果没有“健康成长”这块底布的铺就,那么“成才”和“成功”等花纹就无从绣起。根深才能叶茂,大学生的身心成长基础好,才能更好地成才和成功。

二是成才的塑造感意指大学生感知到思想政治教育帮助其掌握能力而产生的积极感受、体验和评价。成才是指成为有才能的人,有能力是其最为核心的诉求。众所周知,大学生对能力有着强烈的需要,成才对大学生有着深远的意义。具体而言,思想政治教育可以帮助大学生养成以下几个方面的能力:首先,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分析能力。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中蕴含着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方法论知识,这些知识的学习和掌握为大学生判断、分析问题提供了科学合理、立体多维的视角,有利于提高大学生的分析能力。其次,为人处世的方法和原则。大学生通过对思想、政治、道德、心理等方面知识的深入学习和思考,有助于他们更好地处理自我的身心关系、自我和他者的关系、自我和集体的关系,形成由内到外、由表及里的和谐关系,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可以说,成才既是大学生实现自我价值和人生梦想的重要途径,也是他们报效祖国的资本和利器。当大学生真切感知到思想政治教育给予他们成才的塑造感时,他们的获得感将会更加强烈和持久。

三是成功的受惠感是指大学生感知到思想政治教育帮助其在物质、精神各个方面取得成功后而产生的积极体验和评价。成功就是实现有价值的人生,获得预期的结果。人们对成功的定义多种多样,笔者认为,大学生的成功主要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在心理、精神、道德等方面顺利“成人”,另一方面,在发挥自身最大潜能的基础上在某个领域取得不错的成绩,譬如业务水平、生产技术等,在此基础上拥有美好的、幸福的生活。帮助大学生顺利成长、成才和成功是立德树人的本真要义,也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使命,更是大学生的心声和心愿的生动表达,由大学生成功收获而产生的思想政治教育获得感是令人感受深刻的、成熟的获得感。

 

参考文献:

[1]詹小美.民族文化认同论[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2)[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江畅.核心价值观的合理性与道义性社会认同[J].中国社会科学,2018,(4).

[4]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5]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

[6]骆郁廷.强化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环节[J].思想理论教育,2005,(1).

[7][苏联]苏霍姆林斯基选集(1)[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1.

[8]邵献平,高琳."被需要"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J].教学与研究,2016,(8).

[9][苏联]苏霍姆林斯基.帕夫雷什中学[M].赵玮,.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3.

[1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1)[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Copyright © 2019 沙巴网站平台-马克思主义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9014956号
邮编:225127 电话:0514-87436883 传真:0514-87436883 邮箱:mkszyxy@jstc.edu.cn 地址:江苏省扬州经济开发区毓秀路88号